今日说法|4年时间用新型诈骗套路骗取2.58亿元,检察官见招拆招用证据指控罪犯

来源|CCTV今日说法(微信号:cctvjrsf)

 

既然站在法庭这个战场上

对于一些被告人的无理辩解

我必须寸土必争

运用法律做出有力地回击

这样才能体现

国家公诉的一个形象

检察官何德辉,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部主任,全国“守望正义,观众最喜爱的检察官”,全国模范检察官,认为“办好案是法律人的天职”。

曾先后办理了全国最大网络传销案“万家购物”传销案、全国首例快件走私案、“猎狐2015”十大典型案例、丁某某集资诈骗案等一批大要素。从检17年,办理各类形式案件1500余件,无一错案。

3名诈骗嫌疑人牵出背后大公司


2016年7月16日,69岁的黄亮西(化名)老人到浙江省浦江县黄宅派出所报案,称自己被骗了。


原来,一直患有前列腺疾病的黄老伯,2016年5月接到“前列腺康复中心”某“专家”的电话,“专家”向黄老伯推荐一种治疗前列腺疾病的特效药“帝皇八宝五珍汤”。

 

“专家”声称药不起作用可以退款,黄老伯便花1.3万多元买了一个疗程,谁知一个疗程结束后去医院检查,病情未好转反而加重。黄老伯赶紧退药,却迟迟收不到退款,于是前来报案。

警方判断黄老伯遇到了电信诈骗,随即立案侦查,2016年7月30日,警方分别在杭州、郑州等地,将嫌疑人万某、赵某、徐某3名嫌疑人抓获。

对自己用假药冒充特效药的行为,3人供认不讳,他们交代从2016年1月份到7月份,三人非法获利80多万元。

警方还发现,3个嫌疑人都曾在同样销售药品的杭州耀翔商务咨询公司上过班。万某告诉警方,他们在耀翔公司就是打着“前列腺康复中心”的旗号,通过电话销售方式,假冒专家和医生,向患者推荐治疗前列腺疾病的药品“蛾苓丸”。

同样的工作模式,同样是针对前列腺患者,万某3人的诈骗行为令警方对杭州耀翔商务咨询公司产生了怀疑。

警方随即对耀翔公司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不同于万某3人用假药冒充特效药,耀翔公司销售的“蛾苓丸”,是由大连一家药厂生产的处方药,是真药。

药是真药,耀翔公司在推销过程中却存在冒充专家、夸大药效的虚假行为,这个调查结果令金华市公安局一时无法判定,杭州耀翔商务咨询公司是否涉嫌构成诈骗罪。

化装侦查打入公司内部


为准确把握案件,警方请求金华市人民检察院提前介入案件。针对案件的分歧,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何德辉提出了自己的思路。

 

何德辉直观判断此案可能涉及电信诈骗,但他认为在事情未认定之前,警方不能有倾向,应先查清案情、收集证据,在此基础上分析研判案情。他认为警方可以调查清楚杭州耀翔商务咨询公司的组织架构和所有销售环节,从中发现欺诈证据。

 

为此,金华市公安局成立了“7.16”专案组,组织警力对杭州耀翔商务咨询公司展开了调查。调查发现,杭州耀翔商务咨询公司位于杭州拱墅区一家科技园里,已经经营了4年多,员工有200多人,公司从外表上看无任何异常。

为了寻找更多证据,警方决定派办案人员化装侦查,以应聘名义打入内部。

侦查员一进去就感受到这家公司的与众不同,管理非常严格,所有人员进门都需要经历安检、存放物品、搜身。

同时,侦查员还了解到,耀翔公司每位员工入职前,都需经过一个月的话术培训。公司有固定的培训模版,培训内容是学习如何与前列腺疾病患者打电话,推销“蛾苓丸”。


耀翔公司的三步诈骗流程

获知耀翔公司的内部信息后,警方准备进一步调查公司获取患者信息的方法,这时,70岁的老人董新东(化名)正好前来报案,没想到董老伯竟意外帮警方解决了这一难题。


2016年6月,董老伯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个广告,广告上说只要拨打电话,便可免费获得一本专家推荐的前列腺疾病康复手册。出于好奇,董老伯打了电话。书很快就寄到了,书中不仅详细介绍了前列腺疾病的一些症状,并且重点推荐了一款叫做“蛾苓丸”的特效药。

因书中配有大量专家、领导的照片,董老伯对书很认可。一个星期后,一位自称“前列腺康复中心”的“专家”给董老伯打来电话,也向董老伯推荐了“蛾苓丸”。

在书和“专家”的双重诱惑下,董老伯花5000元钱买了两个疗程的“蛾苓丸”。结果收货时,董老伯发现药品有效期很短、寄件地址也很奇怪,拨打“专家”电话无人接听的董老伯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诈骗,于是想到报警。

在董老伯给出的案件细节基础上,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为了规避法律风险,杭州耀翔商务咨询公司精心设计了三步工作流程。

第一步,因为国家严格控制处方药的广告投放,耀翔公司便通过杂志刊登赠书广告,以此获取患者的联系方式;第二步,公司话务人员打着“前列腺康复中心”的名义,假冒专家或者医生,引诱患者购买“蛾苓丸”;第三步,公司以正规药店的名义向患者销售“蛾苓丸”,规避了没有药品销售资格的风险。

虽然耀翔公司是通过正规药房销售真药,但何德辉觉得,因为他们的销售行为并非给患者治病,而是为了骗取钱财为目的,且在销售过程中夸大药品疗效,用欺诈和恐吓行为来诱惑患者购买与其疾病不对症的药,所以涉嫌构成诈骗罪。

掌握了充分证据后,2016年9月23日,金华警方实施抓捕了耀翔公司骨干成员陈刚、董豪杰、段石云以及幕后老板段顺科等11人。

警方发现,此团伙在4年多的时间里,利用电话销售模式,诈骗了全国各地50多万名患者,骗取金额至少2.58亿元。


庭审现场检察官见招拆招

2018年1月,案件开庭,检察官何德辉以国家公诉人身份出庭。在法庭上,被告人段顺科否认诈骗,认为自己无罪。


他首先提出自己公司销售的“蛾苓丸”是正规处方药,并无虚构成分。被检查官何德辉指出赠书和电话销售中,存在虚构和夸大成分的行为后,被告人段顺科又提出,自己作为公司老总,只负责出资,并不参与日常经营。


同时,被告人段顺科的辩护人也提到,在推销过程中存在假冒专家、医生身份、夸大药效等欺诈行为,是话务员的个人行为,与公司和负责人段顺科无关。


面对被告人段顺科和其辩护人的辩解,检查官何德辉并未感到意外。因为早在这场庭审之前,他和其团队就已吃透了案情,做好了针对对方出招的预案。所以在庭审现场,检查官何德辉见招拆招,对被告人段顺科和其辩护人的辩解一一予以反驳。


他首先当庭出示了一组证据,证明被告人段顺科虽然不用每天出现在公司,但部下会每天通过电话或者微信,把各部门的情况及时向被告人段顺科汇报。


同时,检察官何德辉也及时捕捉到,被告人陈刚和段顺科陈述中存在前后矛盾。被告人陈刚在庭审中曾提到,早在他2012年8月进入公司之前,公司话术中就规定,话务员在与患者进行电话交流时,必须使用医生和专家的身份。

面对证据,被告人段顺科只得承认,他之前确实要求话务员在与患者进行电话交流时,使用医生和专家等身份。直到2015年,他才让被告人陈刚修改话术,不再冒充医生和专家。


庭审现场突然出现的新证据

庭审现场,被告人段石云的辩护人沈卫东突然拿出9封感谢信,每封感谢信中都带有感谢人的身份证复印件。沈卫东认为,这些感谢信可以证明他们销售的药品是有效的,且照顾到了患者的病情。


对于公诉人来说,不对当庭出示的这份新证据予以表态,会导致案情混乱,当庭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进行表态则是一个大考验。


面对突然出示的新证据,检察官何德辉冷静地从生活经验入手,提醒法庭注意,从70到90岁的老年人全部提供身份证复印件这一情况来看,不排除公司有意组织此行为。


后来法庭通过调查,证实这9封感谢信确实是被告人段顺科伪造的。

这时,同案的另一名被告人陈刚也在法庭上突然发难,他声称,自己从2012年被被告人段顺科高薪挖过来后,便制定了新的话术模本。新模本严禁话务人员冒充医生、专家的身份与患者沟通,所以,他认为自己是无罪的。

面对被告人陈刚的说辞,检察官何德辉稍显意外,他认为这是被告人陈刚有意隐瞒,想要在法庭上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因为在庭审之前,无论是能够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还是无罪、罪轻的证据,都应客观、全面收集提供给法庭。

庭审当中,若没有新的证据提取,公诉人会有两种选择,一是等庭后再核实,二是打破之前精心准备的举证提纲,立即提取。

检察官何德辉当机立断,决定选择第二种,立即提取证据。他随即与公安机关的侦查员联系,进入耀翔公司的WAYMI系统,提取了新的话术版本,在举证当天送给检察机关。

2018年1月24日,庭审第三天,检察官何德辉当庭播放了两份话务员与患者的电话录音,他们都是按照被告人陈刚制定的新话术进行沟通的。

在这些录音中,确实没有医生和专家这样的说法,而是换成了健康指导主任和指导老师。但检察官何德辉和其团队认为,虽然虚构身份的名称发生了变化,但本质上还是存在夸大药效、欺诈和恐吓患者的行为,被告人陈刚的辩解不成立。

庭审持续了4天,公诉人何德辉和其同事针对被告人的种种辩解,用扎实的法律知识、过硬的证据、灵活的应变能力进行了逐条反驳。

2018年7月18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段顺科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陈刚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200万元。其余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到15年不等。



与时俱进

破解新型诈骗套路

实习小编 | 王淑敏 

维护 | 宋小军

主编 | 王秀敏


案件来源 |《今日说法》节目《看得见的正义系列:“御医”的秘方(上)(下)》

记者 | 王向群 李政林


看今日说法,用央视影音

迎扫码下载央视影音APP

     

————  往期文章推荐↓↓↓ ————

李玫瑾:孩子行为出现问题,需要家长的陪伴和专业力量的介入|青春成长攻略

“商业领袖”集资诈骗10亿多元,检察官不惧威胁调查此案 | 看得见的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