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11月17日,”两弹一星元勋程开甲病逝,享年101岁。23两弹一星元勋自此仅余4位在世的,你可都熟识?念他们的名字,识他们的模样,诵他们的过往,挺这个大国和民族脊梁的每一位英雄,愿你铭记。

惊世两弹 冲霄一星

邓小平曾说,

没有两弹一星,

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

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

 

1964年10月16日15时,

黄褐色的蘑菇云

在西北戈壁腾空而起,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举世为之震惊。

毛泽东说,

“在今天的世界上,

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

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你可知?

为了托起这枚“争气弹”,

那时主管国防工业的聂荣臻元帅

曾有过这样的疾呼:

“我以革命的名义向大家募捐,

请求你们立即搞一点粮食、副食

支援我们的试验基地吧!

我们的科技人员太苦了,

他们能不能活下来是关系到

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大事啊!”

  

△1967年6月17日 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试验成功

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

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

美国用了7年零3个月,

前苏联是6年零3个月,

法国用了8年零6个月,

而中国只用了

2年零8个月

 

狂风,沙暴,饥寒;
休克,便血,失眠……

氢弹设计远比原子弹复杂,

核试验前的某一次讨论会上,

压力、紧张充斥整个屋子。

这时,只听到——

“臣受命之日,

寝不安席,食不甘味……

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于敏陈能宽两位科学家

忽然你一句我一句地

将诸葛亮《出师表》背诵到底。
那一刻,在座者无不泪目。

 

△珍贵视频:我国第一代航天人,是这样创造奇迹的! 


两声惊天巨响向全世界宣告:

中国,跻身核大国行列。

不到三年,

1970年4月24日,

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

“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

 

图/视觉中国

那个年代,那样艰辛,

那样奉献,那样悲壮。

这就是中华儿女

在攀登现代科学高峰的征途中

创造的“两弹一星”奇迹。

1999年,在50周年国庆之际,

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

对当年为研制“两弹一星”

作出突出贡献的

23位科技专家予以表彰,

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民族赤子 国之脊梁

 

23位“两弹一星”元勋是——

于敏 王大珩(héng)王希季 朱光亚

孙家栋 任新民 吴自良 陈芳允

陈能宽 杨嘉墀(chí)周光召 钱学森

屠守锷 黄纬禄 程开甲 彭桓武

王淦(gàn)昌 邓稼先 赵九章

姚桐斌 钱骥 钱三强 郭永怀

 “没有两弹一星,

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

而没有他们,

就没有两弹一星。

>>点击图片 缅怀永远的”中国核司令

程开甲


1918年8月3日-2018年11月17日

中国核武器事业开拓者

中国核试验科学技术体系创建者之一

“我国核试验,

是有名的、无名的英雄们,

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

一步一个脚印完成的”

程开甲说,

“常有人问我

对自身价值和追求的看法,

我的目标是一切为了祖国的需要

人生的价值在于奉献是我的信念。

正因为这样的信念,

我才能将精力全部用于

我从事的科学研究和事业上。”


任新民


1915年12月5日-2017年2月12日

曾领导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

与屠守锷、黄纬禄、梁守槃

并称中国航天四老

任新民被尊称为中国航天“总总师”,

领衔如此庞大而复杂的工程,

他说,“光环是属于大家的,

而失败的原因一定是

‘总总师’没有做好工作。”

对于堪称辉煌的事业成就,

他看得很淡,

说自己“一辈子就干一件事,

研制了几枚火箭,

放了几颗卫星而已。”


 

陈能宽


1923年5月13日-2016年5月27日

金属物理学家、爆轰物理学家

  

受命参与原子弹研制中

最为关键的“爆轰物理试验”时,

他从未接触过炸药,

甚至连雷管都不知为何物。

然而,他却不辱使命,

攻克了世界级技术难题。

晚年长期卧病在床的他

每当听到喜爱的诗词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依旧还会握紧右拳

锤击自己的胸口,

轻声地说:“我们,我们!”

 

 

屠守锷


1917年12月5日-2012年12月15日

导弹和火箭专家

开创中国洲际液体弹道式导弹先河

青年屠守锷曾在上海亲眼目睹

日本侵略者的轰炸机肆虐,

大上海血肉横飞、满目疮痍。

他立下志愿:

一定要亲手造出我们自己的飞机,

赶走侵略者,为死难的同胞报仇。

中国第一枚远程导弹准确命中

万里之外目标之后,

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双手捂着眼睛哭了,

继而又孩子般地笑了……

 

黄纬禄


1916年12月18日-2011年11月23日

火箭与导弹控制技术专家

“巨浪之父东风-21之父

等他与同事向世人证明,

中国人靠自己也能造出导弹时,

已落得一身病……

66岁那一年,由于过度操劳,

体重减了11公斤。

人们说黄老剜下自己的血肉,

补在导弹上了!

而他自己说:

“11公斤

相对于动辄以吨计算的导弹来说

算不了什么,

但是将这血肉‘补’在导弹上,

成就的却是

一个民族的希望和骄傲!”

 

王大珩


1915年2月26日 – 2011年7月21日

我国近代光学工程的重要学术奠基人、

开拓者和组织领导者

晚年的王大珩曾委托秘书

传达过一份特别的嘱托,

 “把我称作中国光学事业的

开拓者或奠基人之一,

我都可以接受,

如果说我是‘中国光学之父’,

那我的老师严济慈、叶企荪,

怎么称呼他们?

所以请不要再叫我

‘中国光学之父’了。

 

朱光亚


1924年12月25日- 2011年2月26日

被誉为中国科技众帅之帅

中国核科学事业的主要开拓者之一

“我们中国是要出头的,

我们的民族再也不是一个

被人侮辱的民族了!

我们已经站起来了!

回去吧,赶快回去吧!

祖国在迫切地等待着我们!”

至今读来令人热血沸腾

的“归去来辞”,

就出自朱光亚手笔。

1950年2月,他在回国途中

与51名留美同学联名发出了

《致全美中国留学生的一封公开信》

 

钱学森


1911年12月11日-2009年10月31日

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中国导弹之父

中国自动化控制之父火箭之王

 

美国人说他抵得上5个师,

宁可枪毙也不让回国。

软禁5年,他用香烟纸发出求助信,

直到周恩来总理过问才得以脱身。

五年归国路,十年两弹成。

开创祖国航天,他是先行人。

他说,“我的事业在中国,

我的归宿在中国。”

 

 

吴自良


1917年12月25日-2008年5月24日

物理冶金学家

   

三年,昼夜不舍

吴自良带领团队研制出

铀生产关键部件“甲种分离膜

使中国成为除美、英、苏外

第4个独立掌握

浓缩铀生产技术的国家,

打破了核垄断。

天助自助者”,

他坚守且践行了一生的格言。

 

彭桓武


1915年10月6日-2007年2月28日

中国理论物理学、核物理理论、

中子物理理论以及核爆炸理论奠基人之一

 

多年以后,

有人向彭桓武这样问道:

“当年您已在英国学术界

有了极高的声誉与地位,

为何还要选择回国?”

彭桓武回答:

“你应该问为什么不回国!

回国不需要理由,

不回国才需要理由!

学成回国

是每一个海外学子应该做的,

学成不回国

才应该问个为什么!”

 

 

杨嘉墀


1919年7月16日-2006年6月11日

航天科技专家和自动控制专家

自动检测学奠基者

   

“给我印象最深的,

他出了名的好说话,

接任务从不推三阻四,

也不说‘不’。”

与杨嘉墀相交50年的

屠善澄院士说,

为了国家需要,

他几次改行,

钻研了多个专业。

不论哪个领域,

只要他从事过研究,

就都作出了成绩。

 

陈芳允


1916年4月3日-2000年4月29日

电子学家、空间系统工程专家

我国卫星测量和控制技术的奠基人之一

  

有人说,要记住陈芳允,

只需记住两个特点就行:

一是自己给自己理发,

二是自己缝补衣服。

生活至简,祖国至上,

他以诗言志:

“人生路必曲,仍需立我志,

竭诚为国兴,努力不为私。”

 

王淦昌


1907年5月28日-1998年12月10日

中国核物理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

 

1959年,王淦昌领导的研究小组

首次发现反西格马负超子,

一时轰动世界。

当时外界认为,

王淦昌获诺贝尔奖

只是时间问题了,

可他却突然销声匿迹。

原来当年前苏联撤走在华专家,

受国家之托,王淦昌改名“王京”,

数十年如一日,

投入到了核武器研制中去了。

钱三强


1913年10月16日-1992年6月28日

“中国原子弹之父

 

父亲是近代语言文字学家钱玄同,

他与妻子何泽慧一同

被西方称为“中国的居里夫妇”,

他是中国发展核武器的总设计师,

人称他领导的研究所“满门忠烈”。

“科学没有国界,

科学家却是有祖国的。”

就是出自他之口。

 

 

邓稼先


1924年6月25日-1986年7月29日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氢弹的

理论方案设计者

 

有一种爱情叫“国家机密”。

邓稼先要去搞原子弹的

当晚辗转反侧,

夫人许鹿希问怎么了,

“我要调动工作。”

“调哪?”

“不能说。”

“干啥?”

“也不能说。”

“我跟你通信?”

“不行。”

整整28年邓稼先不知去向,

许鹿希信守诺言,痴情等待。

他临终前还再三叮嘱,

“不要让人家

把我们(国家)落得太远……”

钱骥


1917年12月27日-1983年8月18日

空间技术和空间物理专家

 

他提出

《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方案设想》

组织编写

《我国卫星系列发展规划纲要设想》

为人造卫星研制

打下了初步技术基础。

他是“东方红一号”方案的

总体负责人,

同时为回收型卫星的研制

做了大量技术和组织领导工作。

 

郭永怀


1909年4月4日-1968年12月5日

我国近代力学事业的奠基人之一

长期从事航空工程研究

 

他是“两弹一星”元勋中的烈士,

坠机罹难。

当救援者试图把

两具烧焦的遗体分开时——

才发现是他与警卫员护着

一个皮质公文包,

装有热核导弹试验数据文件,

关乎国家利剑的锻造。

周恩来总理和钱学森闻之泣涕。

赵九章


1907年10月15日-1968年10月26日

中国动力气象学的创始人

被誉为”中国人造卫星之父

 

半个世纪后,

我国空间科技已突飞猛进。

再来回顾赵九章当年的规划设想,

相当具有预见性:

①以科学试验卫星

作为开始和基础;

②全面发展应用卫星;

③对地观测卫星基础上

发展载人飞船;

④必须使卫星拥有

反干扰、反破坏能力。

 

  

姚桐斌


1922年9月3日-1968年6月8日

冶金学和导弹、航天材料与工艺技术专家

中国导弹与航天材料、工艺技术研究所的

主要创建者之一

姚桐斌主张有计划地

安排当前研究和预先研究。

他认为材料研究

应先于火箭设计试制,

不仅应考虑现有型号的火箭材料,

同时应开始为

新型号火箭材料作准备。

20世纪80年代曾有过一个统计,

当年姚桐斌主持提出的

预先研究课题,

约80%已用在火箭型号上了。

 

王希季


1921年-

中国第一枚探空火箭技术负责人

中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的总设计师

 

当年只有37岁的王希季,

带领着一支平均年龄只有21岁、

根本没见过火箭的年轻技术队伍,

充当起中国航天第一代“创客”。

没电脑,就用一屋子的

手摇计算器代替,

稿纸堆得比桌子高。

24小时“三班倒”,一个月,

终于算出了一条弹道来!

中国的航天事业如何起步的?

如此可窥见一斑。

 

孙家栋


1929年-

曾担任”东方红一号技术总负责人、

探月工程、北斗导航工程首任总设计师

 

半个世纪的航天路,

有起也有伏,

每一次都如履薄冰。

孙家栋回忆,

第一次,我们改进人家的导弹,

上去21秒钟,就掉下来了。

冰天雪地,

几百人在沙漠一寸寸寻找碎片,

忍不住一边捡一边抹眼泪。

连着几天,

几乎把那片沙子扒了一层,

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周光召


1929年-

参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氢弹的理论设计

     

 “我现在特别忧虑的就是

社会上急于求成的浮躁状态。

有的弄虚作假,

有的为追求论文数量

不管质量、效果,

结果就是只跟着别人走。”

周光召不止一次地

表达这样的忧虑。

“尽管现在的诱惑很大,

但做科研不要有压力,

要扎扎实实把事情做好。”

他告诫青年科学家,

以真正科学的态度

对待社会、对待自己,

保持科学的精神,

理智冷静地面对社会。

 

于敏

1926年-

核物理学家

被誉为”中国氢弹之父

隐姓埋名近30年,

他无悔于自己的选择,

“我们国家没有自己的核力量,

就不能有真正的独立。

面对这样庞大的题目,

我不能有另一种选择。

一个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没有的。

能把微薄的力量

融进祖国的强盛之中,

便足以自慰了。

 

振兴中华 此志不懈

  

图/视觉中国


什么是中国的脊梁?

鲁迅先生说,

我们从古以来,

就有埋头苦干的人,

有拼命硬干的人,

有为民请命的人,

有舍身取法的人……

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一个人若没有脊梁,

难以站立直行。

一个国家没有脊梁,

就永远无法屹立于世界之林。


国之脊梁,国之幸也。

欣欣此国,以君为傲。

不负使命,不负此生,

赤子血脉,吾辈传承。

🇨🇳点击「写留言」致敬

猜你喜欢

 

为国之脊梁点赞!

本期监制/杨继红 主编/王兴栋 编辑/王若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