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自称“万岁” 逼人下跪磕头…这些“地头蛇”除得好!

扫黑,这是2018年中国舆论的一个关键词。今年以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深入开展。一个个曾经为非作歹、欺行霸市、横行乡里的恶霸、“地头蛇”、“黑老大”纷纷落网,还一方安宁,大快人心。

欺行霸市 

——他们被抓,猪肉每斤降了3块钱

今年10月16日,湖北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对阮建国等23人涉黑案公开审理,公诉人宣读起诉书长达40分钟,起底了这个涉黑团伙的恶行。 

在咸宁,阮建国、佘益功团伙是当地有名的“肉霸”。为了垄断咸宁市咸安区集贸市场的生猪供应,他们通过暴力手段,禁止经营户到民康公司以外的屠宰场购买猪肉。

他们纠结了一帮“小混混”,成立“地下稽查队”,发现运送和经营“外埠肉”的人员车辆,就手持凶器,在公路、小巷肆意打砸运肉车辆、扣押收缴“外埠肉”。

他们还通过行贿,公然安排人员“挂靠”到咸安区食药局稽查局分局当“内线”,以协管员的身份参加日常检查工作。

这个团伙的影响有多大?有个最直观的数字:这个“肉霸”团伙被抓后,当地猪肉价每斤降了3块钱。

横行乡里

——过路车碾死一只鸡,被索赔180万

今年8月,广东省高院通报了一起有名的“扫黑”案件。广东陆丰湖东镇下埔村的“村霸”陈金朝,获刑12年。 

在陆丰,陈金朝可以说是个恶贯满盈的人物。

2015年9月,陈金朝持自制斧头打砸一辆经过村口路段的出租车,对车内乘客殴打致伤。之后,陈金朝以路过小汽车碾压死一只鸡为由,向车主强行索赔180万元。

在双方协商过程中,他持斧头打坏车窗挡风玻璃,用砍刀刺破4个轮胎,持仿六四式手枪和手榴弹威胁车主,车内一名乘客当场吓晕。 

变身“官老爷”

——他自称“万岁”,逼人下跪磕头

在基层扫掉的黑恶势力中,村官变“村霸”的案例不在少数。

2013年6月13日,河南舞阳县澧河村100多名愤怒的村民集体到县政府上访,检举他们的村书记张健国。村民上访之后,调查组找张健国谈话。

“别看你们正在调查我,我现在回到村里,村里的人还得喊我‘万岁’!”张健国的一句话,惊呆了调查组的人员。

在澧河村,村官张健国独断专行、唯我独尊的事例数不胜数。不仅村“两委”的大小事张健国要说了算,连村民家办个红白喜事都要“先踩他家的门边”,经他点头同意。

张健国本族的一个叔叔,家里要办丧事,出于对张健国的“尊敬”,去其家给其“汇报”。“汇报”完准备出门时,张健国居然以丧事晦气为由,逼迫其族叔给他下跪磕头。

在澧河村,不仅张健国飞扬跋扈,其妻子也借其淫威大发不义之财。谁家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就必须给时任澧河村妇女主任、张健国妻子张爱萍交钱。

2014年12月,舞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张健国有期徒刑17年。

△资料图

黑恶“保护伞”

——赌徒公安厅副厅长“关照”赌场

2017年2月,被称为“文三爷”、“长沙黑老大”的文烈宏被抓,不久之后,湖南连续查处多名厅官,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周符波排在第一个。

有报道称,周符波担任邵阳市副市长时,就迷上了赌博,常常是周五从邵阳回长沙,就直奔赌博场所,跟文烈宏等一直赌到周日晚才回邵阳上班,在牌桌上奋战两天两晚,最多的一次输了200多万元。输了钱,就找文烈宏借高利贷。

周符波当上公安厅领导后,文烈宏免除了他的利息,但巨额的本金一直没法还,所以周符波成了文烈宏的黑恶势力“保护伞”。2015年,长沙市公安局准备调查文烈宏涉嫌非法经营案,周符波没作任何了解,就打电话给市局领导,要求作撤案处理。 

被查之后,官方通报了周符波的问题,其中包括,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收受礼品、礼金,利用职权向多名私营企业主强借巨资炒股;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参与赌博,赌资巨大等等。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更多新闻


监制/杨继红 主编/李伟 张天宇

编辑/郭爽

©央视新



有黑必扫,除恶务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