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说法 | 22岁大学生喝下有毒的乌头水身亡,父亲追寻死因数月

来源|CCTV今日说法(微信号:cctvjrsf)


 

世间最痛苦的事

不是永远的离别

而是没能够说再见就永远的离别

2018年7月7日早晨,“120”急救中心接到了两次电话,电话里没有声音,只有一声叫唤。随后“110”报警服务台又接到几次电话,通过电话的信息连起来得知,名叫夏宇歆的男孩在江苏师范大学中毒,原因是喝了用生草乌泡的茶。这几个电话都是夏宇歆本人打的。从电话中他的声音可以听出他已经有些虚弱了。


事件回顾

“120”急救中心的救护人员回忆,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夏宇歆的生命体征是相对平稳的。此时他已经误喝生草乌泡的水两三个小时左右。夏宇歆到医院时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他告诉医生说自己腹痛、上吐下泻。到医院后,夏宇歆出现了呼吸心脏骤停,后来他再也没有醒过来。

警方在医院抢救的同时去了夏宇歆的宿舍,发现有生草乌。这是一种中药,含有致命的乌头碱成分,很容易引起中毒。

警方从夏宇歆手机里的记录发现,2018年5月18日他在淘宝上花18元购买了生草乌。事发时夏宇歆的舍友已经放假回家,寝室就剩他一人。事后几名舍友也被叫回学校,他们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要买生草乌。


警方还提供了一些夏宇歆手机的搜索页面,7月7日他搜索过“乌头碱中毒”“生草乌能吃吗”等内容。此外他浏览过“感觉活着没意思”“他为什么经常说死了算了”“一个把死挂在嘴边的人心里在想什么”这样的页面。


警方据此认为,从购买生草乌到最后服用是夏宇歆的个人行为,只能说这是一种非正常死亡。警方通过对现场救助人员的描述和对尸体的勘验,排除了刑事案件的可能性。并且警方说没有发现他有遗书或者给家人交代的话语,不能完全定性为他是自杀。


父亲猜测生草乌与游戏相关


在父亲夏小勇的眼里,儿子夏宇歆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只是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更重要的是,在翻看夏宇歆和别人的聊天记录后,他认为儿子不会自杀。


而且他还从儿子的钱包里找到了300元钱,那应该是他给自己留的回家的路费钱。出事前两天他还给家里打电话说要回来。所以父亲夏小勇不认为儿子是自杀。

儿子夏宇歆走后,他的QQ一度很热闹,很多人找他说的都是打游戏的事。父亲夏小勇猜测儿子在这方面还挺厉害的。他的同学也说他爱玩游戏。


据此夏小勇猜测,他认为儿子知道生草乌和儿子玩过的游戏有关。经过多方求证,儿子常玩的游戏里未出现生草乌。但是夏小勇还是坚定地认为儿子是受到游戏的影响。据他说很多款游戏都会出现生草乌。

父亲夏小勇感慨万千,他说玩游戏还是他带着儿子入门的。他抱着儿子的手带他玩。他说,儿子上初中喜欢玩网络游戏,他觉得孩子不用管太紧,所以不阻挡孩子玩。后来他对孩子玩游戏做出了一些限制,但孩子还是经常玩,他也没多管。

后来,夏小勇说他在儿子夏宇歆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个便笺,四点多钟的时候,夏宇歆在便笺里写了“嘴麻”“ 手脚麻”“恶心”。夏小勇猜测,儿子在游戏里看到了生草乌,出于好奇便在网上购买了。夏小勇还说,儿子小时候就对事物就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心。

2017年儿子夏宇歆大二,父亲得知他留了一级。据新的班级的班长说,他平时很少上课,集体活动也不参加。后来期末考试周甚至都没有出现。班长说最近一次见到是给他送没通过的四级成绩单,拿到成绩单后夏宇歆调头就走了,还是班长追着他告诉他四级不过毕不了业。


网上购买



夏小勇认定儿子是出于好奇心买的生草乌后,下一步他要追究的是生草乌的卖家。这种剧毒的中草药,为什么孩子可以轻而易举的买到?

夏小勇开始查找资料,他查到1988年国务院出台的《医疗用毒性药品管理办法》第五条,没有资质的人不能够生产、销售。还有第十一条,造成人伤残或者死亡构成犯罪,由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他的儿子夏宇歆买的这个毒性中药在这个禁售的品种之内。

夏小勇找到了儿子夏宇歆购买生草乌的网店“亳州地道中药材二店”一搜就搜到了生草乌,在网上下单也买了两份。

过了两天,货品没有按时到,店主通知夏小勇说他的淘宝店被封了,所有的订单都自动退款了,但是他的订单已经发货了,想让他用微信把钱再转给他。

通过聊天,店主告诉夏小勇,平台在检查时发现了他们店铺里有禁售商品,直接被封店。店主还给他发了小视频,解释这个药是不让卖的,如果发布禁售物品的话会被平台扣分。

记者在淘宝规则上看到,医疗用毒性药品属于禁售物品,情节严重的每次扣48分,还有可能查封账户。这家“亳州地道中药材二店”可能就是因为卖了生草乌被封了。不过店主告诉夏小勇让他放心,货不会差。如果不放心,还有另外一个店铺地址,店主说两家店铺都是他开的。


第二次夏小勇又在另外的这个店铺里买了生草乌,这个店铺名叫“亳芝源”。在这个店铺里展示的货品中没有生草乌,但是咨询客服,回答说有,20元100克。这次订单显示的是各种其他中草药的名称,但是收到的还是生草乌。


这两次成功购买禁售的生草乌的经历让夏小勇觉得情况可能比想象的更严重。在调查儿子的死因之外,他现在更知道这种悄悄卖违规药品的事是不是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谁来追责



亳州是全球最大的中药材集散中心,2018年8月10日,夏小勇来到亳州,他首先找到了药监部门进行举报。


当地药监部门听说这件事涉及到有人死亡,很重视,马上调取了店主工商营业执照的地址,找了过去。


到达地址后,执法人员对店铺进行了搜查,发现店里没有生草乌。店老板也对“亳芝源”一无所知。房东表示他们这里没有别的公司在这里经营。

根据夏小勇提供的店主电话和微信,药监部门找到了卖给夏小勇父子生草乌的“亳芝源”店主杜某。他说,药监部门的人找上门来他才知道出了这种事。


药监部门调查发现,杜某没有获得任何售卖批件,也就是说他不具备交易生草乌的资质。根据规定,一般中药材售卖不需要有关部门批准。但是像买卖生草乌这样的毒性药品必须有专门的资质。

药监部门在杜某家没有找到生草乌,杜某说,他在淘宝店上卖的生草乌就是他自己种的,种植的时候他不知道这个药品有什么用,他坚持说在亳州自家种植一些白芍、白术之类的中草药并进行售卖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夏小勇在杜某的朋友圈里看到杜某有专升本文史中医类的资质,并且之前他的店铺被封时,他和夏小勇沟通的时候也提到这个生草乌是禁售物品,所以夏小勇认为杜某不可能对生草乌的毒性和售卖规定一无所知。


杜某不具有交易资质,但是却把药卖了出去,所以药监部门认为有必要对杜某予以处罚。不过药监局的职权范围只能对杜某予以行政处罚,根据管理办法,没收其全部毒性药品并处以警告,或按非法所得的5至10倍罚款。


研究案情后刘壮建议夏小勇报警。他先向亳州警方报警,亳州警方表示先前徐州警方已经做了调查,应该由他们继续调查。

于是他又找到徐州警方。徐州警方又展开了一次调查,这次他们通知卖家杜某到徐州做笔录。杜某坚持认为自己不需要负刑事责任。徐州警方经过调查了解后,决定不予立案。

夏小勇对这个结果提出了行政复议。十几天后,警方给出最终结论,行政复议被驳回,他得到的还是不予立案的通知书。

派出所副所长向夏小勇解释,针对杜某的行为,他们无法从《刑法》里找出一个恰当的罪名,所以最终决定不予立案。副所长说,第一次做出的不予立案的是公安方面的决定。行政复议后,他们又征求了检察院的意见,然后才给出驳回行政复议的通知书。驳回的理由是没有犯罪事实。


夏小勇随后找到药监部门,得知他们在刑事立案上需要等待公安的结果,同时,他们也在处理一些其他问题。卖家杜某经营地址与实际不符,药监部门给亳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去了线索移交函。建议核实后对该企业营业执照信息异常情况依法予以处置。据了解“亳芝源药业销售有限公司”已经被纳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近几年来线上交易兴起,刘壮说,国家需出台有一些有针对性的管理办法和完善一些制度。目前看来这些制度还是不太完善。

普法时间

  pufashijian

Q1:这起案件当中杜某具体应承担什么责任呢?您怎么看?


A1:可能会涉及到民事责任、行政责任等。我们药品管理法从2017年7月1日开始实施以后对这个管控非常严格,像这种没有生产许可证经营许可证售卖有毒药品的行为,都视为销售假药处理或者经营假药。销售假药、经营假药要是有了一定的后果,可能还会按照《刑法》承担一些刑事责任


Q2:像杜某本身是没有资质在网上来售卖含有毒份的中草药,是否也会涉嫌您刚才说的这个销售假药的罪名呢?


A2:他可能是会构成比较严重的违法,这种违法严重到一定程度就会升级为犯罪。如果是致人死亡、致人重伤都可能会加重对这种行为的处理。


Q3:对地方公安不立案的这种处置方式,您怎么评价?

A3:这个父亲他向公安报案,认为杜某可能涉嫌销售什么危险物品或者是其他的危害公共安全的这样的行为。往这个方向去要求他承担刑事责任,我个人觉得算不上危害公共安全。因为在这个案件当中大学生的死亡,是有一定的偶然性。而且这个毒性药品它不是禁止流通的,它是限制流通,并不是说谁都不可以买或者说是难以买到。如果涉嫌其他罪名也可以立案。按说因为有人死亡,不管是群众举报不举报,它都不属于自诉的范围,它是一种公诉的案件。所以公安机关如果发现了有犯罪线索,有人在违反药品管理法和中医药法,还有国务院的那个条例而销售这个有毒的药品结果很有可能会涉嫌犯罪。应该往这个方向走,就是说公安机关充分地履行它自己的保护社会的这种职责。


Q1:这起案件你觉得能带给我们什么样的一个提醒和警示呢?

A1:伤痛之余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留下一些思考。第一个问题是这个孩子缺乏一种生命教育,就是怎么样能够珍惜自己生命,怎么更好地活着的这样的一种教育。第二点就是孩子之前的一系列的行为是有很多风险因素在里面的这些风险因素如果我们能够关注到、控制住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极端的行为。第三个方面关于“网瘾”的问题。我最近看到一句话线上网络连线、线下情感断线。比如说这小夏同学,学业成绩不良,跟同学没有一个健康的交往,他就是断线的这种状态。那应该建立一个介入的预警机制。如果要是各个方面包括家庭、学校、社会各个方面都能够密切地关注青少年成长的话,这个事件也不会发生。



生命不是游戏

游戏结束还可以重新开始

生命结束没有机会再来一次

实习小编 | 周戎韬 

维护 | 宋小军

主编 | 王秀敏


案件来源 |《今日说法》节目《父亲的追问(上下)》

记者 | 倪玮 鄢琳


看今日说法,用央视影音

迎扫码下载央视影音APP

     

————  往期文章推荐↓↓↓ ————

“商业领袖”集资诈骗10亿多元,检察官不惧威胁调查此案 | 看得见的正义

今日说法|危急关头看人品,这是个好老公!

今日说法 | 涉黑团伙向司机收取百万“保车费”,黑恶势力终被扫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