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下海经商却吸毒染艾滋,如何反思曾经“引以为傲”的社交圈?

今年的12月1号,是第31个“世界艾滋病日”,我国的宣传活动主题是“主动检测,知艾防艾,共享健康”。国家卫健委通报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全国报告存活感染者85万,死亡26.2万例。估计新发感染者每年8万例左右。一部分艾滋病感染者是在吸毒、违法、犯罪被抓获时查出的。


如何让这部分人员正确认识“艾滋病”,勇敢面对被感染的事实?如何让他们重拾自信,燃起新生的希望?如何让他们自觉做到“艾滋病到我为止”?11月下旬,央广记者分别到宁夏、广西、四川、北京的强制隔离戒毒所、教育矫治所,针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戒毒、矫治情况进行调查采访。

今天推出第一篇

《公务员下海经商成功却吸毒染艾滋,如何反思“引以为傲”的社交圈?》


点击音频,更多精彩

阿华:好多事情后悔也没用的,对吧?因为路是自己走出来的,自己做了什么就要承担什么样的代价,都是成年人了……

今年42岁的阿华,曾经是一名公务员。2002年,他拿到了注册会计师证书,便辞职前往北京创业。凭借过人的才智,很快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收入节节攀升,最高时年薪能达到50多万元。

人生的第三个十年,阿华得到了许多人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财富。而毁掉这一切的,正是他引以为傲的社交圈。35岁那年,他在一次朋友聚会中,接触到了毒品。

阿华:接触的客户、朋友比较多。刚开始还不知道这个东西,就是跟朋友、客户接触的时候别人说了,然后就接触上了。工作一松懈下来,人精神一放松了以后,又接触毒品以后人好象就变垮了。

毒品带给阿华的不止是无尽的深渊,还有一直与毒品“相伴”的艾滋病病毒。他所吸食的毒品为“冰毒”,用药后会出现精神兴奋,性欲亢进。同时,“冰毒”会造成免疫功能抑制,增加了艾滋病病毒的感染几率。

两年前,阿华在宁夏吸食毒品被警方抓获,被采取强制隔离戒毒措施。入所检查时,他被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对于这样的结果,他虽然不感到意外,却万念俱灰。

阿华:刚来的时候觉得万念俱灰了,基本上是这种感觉,而且也觉得以后出去跟朋友、同事工作,还有家里人的生活都会有一些影响。

戒毒人员在等候就诊。 俞靖 摄

阿华所在的银川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是宁夏唯一能收治艾滋病等传染病的戒毒所。

目前,戒毒所传染病收治大队共收治传染病戒毒人员37人,其中,29名戒毒人员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像阿华这样,在入所体检得知染病的戒毒人员不在少数。银川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心理矫治中心主任孙会明说,戒毒人员首次得知病情后,出现情绪波动是在所难免的,他们的工作就是帮助戒毒人员平复情绪,重拾自信。

孙会明:作为艾滋病病人的话,他来所以后他还有另外一种身份就是吸毒人员,两种心态结合在一起我们就要综合进行矫治。任何人如果得了艾滋病或者知道自己得了艾滋病肯定恐慌恐惧,我们陪伴他渡过这个恐慌期,我们让他通过音乐慢慢把他的心情平静下来,正确的去面对他焦虑和恐慌的心情。下一步还要对他吸毒这方面有所治疗。

一名护士在给戒毒人员做心电图检查。 俞靖 摄

与其他戒毒人员相比,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戒毒人员往往身体素质较差,免疫力低下。戒毒所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救助,消除心理压力和自卑感。

阿华:二四五日改善都有肉什么的,逢年过节的经常还会有包子、饺子。每天还有牛奶、鸡蛋。干警也从来没有“排外”什么的,也经常进来跟我们聊天,就是没有什么介意的。


记者:就像家人一样?


阿华:对,就跟家人差不多。而且干警也从来没有把我们当做另类去看待。

戒毒所远程医疗系统(摄影徐升)

因为表现突出,不久后,阿华就要提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随着解除日期临近,能感受到阿华对未来充满期待的同时,又有一些迷茫和焦虑。而针对戒毒人员返回社会后无所适从的现象,心理矫治中心主任孙会明与他的同事们,一直在默默关注、帮助。

孙会明:帮助他找到一份工作,给他找安置房,还有一些社会低保。有一部分人肯定会歧视,我们回访的时候发现这种问题。他个人通过努力赢得别人对他的认同,增回一份自尊。作为我们社会团体,我们这个机构要共同扶他一把。

采访中,阿华常说“毕竟生活还要继续”。对于他来说,在戒毒所的一年多时间里,获得了难得的宁静,他又重拾起读书学习的习惯,准备重新开始生活。

阿华: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的时候在忙着挣钱,35岁接触这个东西以后就忙着玩了。这一年多在这里面呆着,其实也让自己静了静心,想了好多事,想想以前都做过点什么,路是怎么走过来的,以后要怎么做。

记者:还是有机会,机会很多。

阿华:对,有机会让自己想想以后的路到底该咋走。

央广记者:徐升、孙莹

来源:中国之声《新闻纵横》